莴苣笋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

茅台2年14名高管落马销售系统腐败高发 前董事长袁仁国受贿1.1亿元被判无期

2021年10月09日 莴苣笋财经网

茅台2年14名高管落马:销售系统腐败高发 前董事长袁仁国受贿1.1亿元被判无期

  9月24日,根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显示,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袁仁国受贿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对袁仁国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袁仁国受贿所得财物及其收益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值得关注的是,“袁仁国受贿”前后,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甚至茅台学院,包括袁仁国共有16位高管被查处。其中,3名高管在袁仁国落马前被查,袁仁国事件牵扯进9名高管,另4名高管也均因受贿被查。

  值得关注的是,在上述被查处的16名高管中,至少有8名高管负责销售,占据整体被查处高管人数一半。

  袁仁国被立案调查后,茅台集团高层经历大换血。三年内,茅台集团及贵州茅台掌门人,从李保芳到高卫东,再到最近新上任的丁雄军,均为贵州省政府体系空降,茅台集团内部更是经历大刀阔斧地改革。

  “袁仁国时代”落幕

  随着袁仁国受贿案的判决,茅台集团这场波及十余名高管的受贿案也尘埃落定。

  根据法院审理,1994年-2018年,袁仁国在担任贵州省茅台酒厂副厂长、茅台集团副总经理、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分户经销、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财物共计约1.129亿元。

  针对上述行为,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袁仁国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公开资料显示,袁仁国出生于1956年10月,贵州仁怀人,高级经济师。袁仁国的茅台职业生涯长达43年,从办公室主任、制酒车间主任等基层领导职务起步,于1996年12月跻身茅台集团高官层。

  在茅台集团总经理、贵州茅台董事长职务上,袁仁国任职长达十年之久,是茅台集团仅次于示人董事长季克良的二号人物。

  2011年10月,季克良退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接棒,开启茅台“袁仁国时代”。

  2018年5月,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其位由李保芳接任。

  2019年5月,袁仁国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开除党籍、公职。

  值得关注的是,袁仁国担任贵州茅台董事长期间,提出“国酒茅台”的概念,建立渠道经销商体系,并先后对飞天茅台酒调价10次,出厂价从185元/瓶涨至969元/瓶,涨价额度达784元,涨幅达423.78%。

  除了价格调整,彼时的“批条子”也成为“袁仁国时代”下经销商体系独有的风格。此外,据央视新闻《国家监察》专题纪录片,曾有经销商为讨好他送其5公斤金鼎。

  桩桩件件,袁仁国在带领贵州茅台走上巅峰的同时,也将自己一步步推向深渊,最终从高位跌落。

  袁仁国案发前,3高管已被查处

  事实上,茅台集团高管因“贪污腐败”被查的源头并非袁仁国,而是与其同期的乔洪,且袁仁国与乔洪也均为茅台的元老级人物。

  搜狐财经梳理发现,任职茅台前,乔洪曾任共青团贵州省毕节地委书记、毕节地区轻纺工业局局长、贵州省轻纺工业厅副厅长。2000年8月,乔洪出任贵州茅台总经理,主管销售,同时,乔洪还曾任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党委副书记。

  这位在当时被认为最有可能接棒前任茅台集团董事长季克良的人,于2007年10月被批捕;2008年10月,遵义市中院开庭审理后认定,2000年-2007年,乔洪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钱物约1323万元,并伙同其弟乔建华共同受贿约218万元;此外,乔洪有超过820万元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

  2010年1月,遵义市中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乔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弟弟乔建华因犯受贿罪,也被遵义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

  2014年11月,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2015年2月,房国兴因严重违纪,且部分问题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6年12月,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房国兴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其受贿所得赃款1008.92万元和赃物大众牌途锐轿车一辆被没收上缴国库。

  同期,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谭定华,于2016年3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据悉,谭定华历任贵州茅台酒厂财务科副科长、科长、处长以及贵州茅台财务总监,于2015年2月退休。

  14位高管被调查

  “3名高管因贪污受贿被查处”这一警示并未让部分茅台集团高层有所收敛,包括袁仁国在内,茅台两年有14名高管被查处。

  2019年5月,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聂永涉嫌受贿等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置;其后聂永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并处罚20万元,犯罪所得32万元和3块手表、3块黄金饰品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同年8月,贵州茅台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高守洪被双开。2020年3月,高守洪因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50万元罚款,其受贿所得财物折合人民币716.94万元及其收益依法予以追缴后上缴国库。

  2019年9月,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被开除党籍。后因受贿罪,刘自力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以100万元罚款;其受贿所得财物及收益1854.78万元依法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

  10月,茅台电商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肖华伟涉嫌受贿一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肖华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十万元。

  11月,贵州茅台原总经理助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总经理马玉鹏涉嫌受贿罪一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同月,茅台集团电子商务公司系列酒原负责人王静涉嫌受贿罪被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2019年12月,已经退休的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原销售公司董事长杜光义被立案调查。今年7月,杜光义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由检察院审查起诉。

  同样在12月,贵州茅台前副总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王崇琳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逮捕。

  而在“袁仁国案件”还未完全审理判处完结,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再有高层栽进受贿等违纪违法的旋涡中。

  2020年1-2月,茅台销售公司元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雷声,原华东大区经理、上海茅台实业公司原经理罗爱军,均因涉嫌贪污受贿被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2月,茅台集团免去张家齐以及李明灿的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7月,张家齐、李明灿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7月,贵州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刘大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刘大能自2019年6月前后,由贵州七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任上调入茅台集团。

  现集团管理层多“空降”,销售系统无人入选

  搜狐财经梳理发现,上述被查处的高管中,至少有7名负责销售岗位。其中,乔洪在担任总经理期间主管销售事宜,其他6名分别为销售公司人员和电商公司人员,均涉及茅台酒销售。

  2019年至今,茅台集团中前后有13名高管被查处,也为茅台集团在职人员狠狠敲了一记“警钟”。

  经历“袁仁国事件”后,茅台集团自2018年以来分期分批开展生产系统、机关后勤干部选拔工作,加大干部轮岗交流力度,提拔交流干部总数超过450人次。

  同时,茅台集团领导班子也变更频繁,“空降”高管不断。早在2015年8月,李保芳从贵州省经信委原党组书记、主任调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2018年5月,李保芳接棒袁仁国成为新一任董事长。

  李保芳执掌茅台董事长两年后,2020年高卫东从贵州省交通厅厅长任上“空降”茅台担任董事长。

  但高卫东任职仅一年半,茅台董事长一职便再现调整,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丁雄军“空降”,茅台集团在四年内三次更换“掌门人”。

  除“空降”董事长外,茅台现任管理层也颇多“空降”人员。茅台集团官网披露的目前的八人领导班子里,有多达6人是来自外部的空降,分别是新任董事长丁雄军,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李静仁,党委委员兼纪委书记卓玛才让,党委委员兼总法律顾问段建桦,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高山,以及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吴浩军。

  其中李静仁曾任贵州省国资委办公司主任、贵州盘江煤电集团有限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卓玛才让曾任贵州省统计局纪检组组长;段建桦曾任贵州省高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山于2020年8月被贵州省政府推荐担任茅台副总经理,吴浩军为贵州省政府推荐在茅台挂职一年。

  而茅台集团领导班子内的另外两位成员,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万波和总工程师王莉,则有较为资深的茅台任职经历。

  此外,9月23日,贵州省政府推荐刘刚为茅台集团总会计师人选,接替李静仁兼任的总会计师一职。刘刚现任上市公晒贵州茅台董秘、财务总监,也还是一名“空降”领导,2019年入职茅台前,刘刚在银行系统工作长达二十余年。

  或因为销售系统是茅台腐败高发地带,现有的茅台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并无一人来自销售渠道。

茅台2年14名高管落马销售系统腐败高发 前董事长袁仁国受贿1.1亿元被判无期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